<menuitem id="dpfpl"><del id="dpfpl"></del></menuitem><cite id="dpfpl"></cite>
<var id="dpfpl"></var>
<cite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menuitem id="dpfp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thead id="dpfp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pfpl"></var>
<menuitem id="dpfpl"><strike id="dpfpl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menuitem id="dpfp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pfpl"><strike id="dpfpl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dpfpl"></var>
<var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menuitem id="dpfpl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pfpl"><strike id="dpfpl"><thead id="dpfpl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pfpl"></var>
歡迎您進入中國水電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設計院!

科研文苑

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科研文苑 > 正文

爬山虎爬滿園

來源:長沙地鐵4號線項目部   作者:胡瓊璨   閱讀:169   更新:2019年08月29日  

    九月依舊披著烈日而來,蔚藍天空下半明半暗的云沉靜老練,光與影交舞著在墻上在孩子的臉上作畫,樹枝飄逸或急或緩的描述風的形狀,這是一個老院子,在城市的繁華處慈祥又寧靜。

    科研設計院長沙地鐵4號線項目部辦公室在院門口的大樓里,員工宿舍在院深處,從宿舍到辦公室是一條林蔭小道,穿過這個老院子,路旁是半人高的常青灌木叢,抬頭可以看到隔壁院子郁郁蔥蔥招展過來的枝葉,路的另一側是富有年代氣息的樓房和花圃。深深淺淺的藍天,灰灰白白的云彩,若是黃昏還可以看到西天的落日沉在光艷里,風向標站在小山坡上,遙遙和樓房相望,讓人有置身動漫的錯覺。我來到這個院子已經3年了,1000多個晨曦和夜幕里,我和同事們在這個院子里來來回回,夏聽鳴蟬、冬看冷月。

    冬天里老墻上錯綜地布滿了爬山虎黑色的經絡,在圍墻上智者一樣的嘆息,幾場雨過后,有一天黑色表面裂開了一條小縫隙,嫩黃的芽逐漸地鉆了出來,接下來的幾天露出頭的葉子便越來越多了,嫩黃變成嫩綠,又變得鮮綠了,不多久老院子就被爬山虎占領,它們把橫在路中的電線掛上了綠的簾,把窗戶爬成了光影的作品。

    長沙地鐵4號線是八局進軍長沙城市軌道交通的先行者,從首幅地連墻澆筑到盾構始發,再到順利通車,就像爬山虎藤蔓上那第一片小嫩葉鉆出了頭,嫩黃變成嫩綠再變成鮮綠,逐漸點亮長沙地圖上的星星點點。科研設計院長沙地鐵4號線項目部于2015年5月正式成立,主要承擔二標段碧沙湖、黃土嶺、光達等五站五區間的測量、監測、試驗工作。90后的小伙子們組成了這支隊伍的大部分,他們是藤蔓上新放芽的綠,帶著觸角在地鐵之前探路。

    因為征地、拆遷等原因,前期工期滯后,要搶回工期,任務自然是繁重。長沙地鐵是第一次引進三和系統的工程,每一塊混凝土試塊都需要貼上芯片錄入系統跟蹤信息,每一組鋼筋都對應二維碼,給試驗工作增加了好幾道程序。都是第一次接觸,大家一頭霧水,但都耐著性子,一點點摸索學習,終于搞得個明明白白。

    猶記得2016年3月,光達站建設工作全面鋪開,一千多根鉆孔灌注樁要澆筑,從開挖、下鋼筋籠到澆筑,每一根樁都需要取樣。地鐵施工不像水電集中,戰線長、涉及面廣,業主在一方,監理在一方,商混站在城南,檢測單位在河西。送一個樣需要連軸地轉,幾個點來回跑,白天晚上輪番上陣。試塊養護是重點,氣溫升高,濕度不夠怎么辦?買噴霧器加濕器,按標準改裝板房,改裝養護架,一定保持成型質量。人員更新快,技術不熟練怎么辦?定時組織專業培訓,提高福利待遇,人員關懷到位,保證敬業專業。爬山虎的第一個觸角,觸摸未知領域,雖然前行不易,但卻堅定不移。

    猶記得2016年立冬,凜冽的江風脾氣初顯,早上7點多,碧沙湖站湘江河畔幾乎沒有行人,測量人卻都已經扛著全站儀、三角架、棱鏡桿在37米高的基坑樓梯爬上爬下開始了聯系測量。風力大,又下著雨,手凍僵了哈口氣,腳凍僵了剁剁腳,冷冷的冰雨還在拍著臉?拍著就拍著吧,儀器不能進水,數據不能模糊,傘都給儀器撐著。由于協調配合得好,工作開展還算順利。等到中午,辦公室的同事將飯打包送到工地,測量人手中的工作一刻也不能停,就這樣伴著風雨邊吃盒飯邊工作,一道道數據地反復校對。下午4點多鐘,正當連續頂風冒雨工作的兄弟們有些疲勞、有些寒顫時,辦公室的小伙伴及時將熱氣騰騰的紅糖姜湯送到每一個測量站點。到晚上9點多, 測量人還在堅守,進行最后一個樣點的坐標標記。爬山虎嫩的枝葉在風雨中,更顯嬌嫩美麗。

    猶記得2017年5月,碧沙湖站黃土嶺站需要加密監測,每兩個小時需要一次數據,監測人員駐守現場,輪番上場,其他科室一起助陣。一次次數據的計算,一次次數據的讀取,一個多星期的堅持,白嫩的臉龐漸顯消瘦了,抖擻的步伐生出疲憊,有的人倒下了,有的人還在堅持。爬山虎的枝葉又粗壯了,走過的地方都留下了更深的印記。

    如今長沙地鐵4號線已經開通,也許大家看到的是便利的交通,看到的是美麗的裝修。而試驗人看到的是一組組鋼筋、連接件,一塊塊砼試塊,一顆顆碎石和細砂,還有一張張委托單和一個個紅色印章;測量人看到的是烈日、是驕陽、是冷雨,是經緯薄上的數字,是沉重儀器的言語;監測人看到的是千百個測斜數據,是沉降的毫米跳動……爬山虎在前行的時候,并不知道遠方在哪,也不管風雪是否交替,他生出很多觸角,由嫩黃變成深綠。

    有雨水和陽光的地方,爬山虎就會爬滿墻,好幸運我在這樣一個地方,和爬山虎一樣的堅定遠行。老院子里的故事還在繼續,4號線的故事還有許多許多……

1000部禁片大全免费 jlzz大全 m.jiizz.info 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