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dpfpl"><del id="dpfpl"></del></menuitem><cite id="dpfpl"></cite>
<var id="dpfpl"></var>
<cite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menuitem id="dpfp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thead id="dpfp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pfpl"></var>
<menuitem id="dpfpl"><strike id="dpfpl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menuitem id="dpfp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pfpl"><strike id="dpfpl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dpfpl"></var>
<var id="dpfpl"><video id="dpfpl"><menuitem id="dpfpl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dpfpl"><strike id="dpfpl"><thead id="dpfpl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dpfpl"></var>
歡迎您進入中國水電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設計院!

科研文苑

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科研文苑 > 正文

【身邊的共產黨員】長沙地鐵4號線的“小李飛刀”

來源:長沙地鐵4號線項目   作者:胡瓊璨   閱讀:92   更新:2019年08月29日  

    “小李飛刀”來長沙地鐵4號線已經兩年了,從4號線“新人”正式熬成了“老人”。他的大名叫李亞文,是監測室的一名成員,白白凈凈的,烏黑的眉毛彎彎兩道臥在眉骨上,修也修不出這樣的齊整,高高的鼻梁上架著黑色鏡框眼鏡,吃飯優雅得像中世紀的英國貴族,笑起來咧開嘴露出標準的八顆閃亮整齊的牙齒,如果是在小說里,真害怕他再遇到小倩要演什么人鬼情未了的戲碼。一起去爬山,別人感嘆的是“啊,真漂亮呀……”,他感嘆的是“曲徑通幽處,禪房花木深”。

    身為一名在一線工作的90后共產黨員,工作生活中他說的話最少,干得活最多。可是大家最近逐漸發現,他變了!變成了“小李飛刀”!什么是“小李飛刀”?就是他一“出刀”,對方就會“陣亡”。如,“……嬰兒肥。”“你那是腮幫子肥!”他的犀利和幽默,常常讓我們被飯噎到、被水嗆到、被空氣堵到。

    在其他領域“武藝”高強的人,容易讓人覺得不務正業,但小李飛刀除了“補刀”厲害外,業務也非常出色,工作方面絕對是正規軍中的特種兵!且不說監測內業外業都由他負責,測量方面他也要“扛把子”。“強迫癥”的他,經手的資料一定是最工整的,擺放的儀器一定是同一個朝向,辦公室里經常拖地的是他,工作更是哪里需要就去哪里。

    因為正處在項目尾工其,常聽人說的一句話就是“4號線快完工了,你們應該很好玩吧”。好玩嗎?好玩!不過這個“好玩”不是閑,而是咱們的團隊有意思,用“小李飛刀”的平凡一天就最能說明這一點。

    早上7:20,電話響了,“喂,碧沙湖要放樣。”“好的,我去開車。”

    中午11:30,辦公室門開了,“嗨!”,“小李飛刀”提著安全帽,一邊關門一邊打招呼。看著汗 滴順著他輪廓分明的臉頰流下來,我問了一句“嗨,今天好曬哦,你這是上工地去了?”“是呢,還是辦公室涼快。”說完他就去了里間自己的辦公桌,轉身后橙黃色的工裝好像還在我眼前晃悠。

    下午4:40,辦公室門開了,“嗨!”,又是“小李飛刀”提著安全帽一邊關門邊一打招呼,臉頰上還掛著汗珠,好像更紅潤了,精壯的手臂微微在反光。“你這是干啥去了?現在現場不是沒那么多事了嗎?”我問到,“哪會沒事呢,砂子塘1號出入口正在施工呢,要布置監測點裝儀器。碧沙湖出入口也快要開始了,管線改線要放樣……”。前一半的聲音在眼前,后一半的聲音在里屋,又留下橙黃色的工裝在我眼前晃悠。過了一會兒,看他拿著文件出去了,隔著幾個過道還能聽到有人在叫“李亞文”,說某某事情需要在什么時候完成,隔著老遠還能聽他高聲答道“好的”。

    晚上6:00,走進項目部宿舍,廚房里傳出嘩啦啦的水聲,不用看就知道是“小李飛刀”在洗菜了。他是甘肅人,這兩年在項目部的飲食倒是習慣了,但還沒有學會湖南的廚藝,于是他就承包了洗菜和洗碗的業務。“大廚,辣椒洗多少?”“肉要全洗了嗎?”當日的大廚能享受到來他優質周到的后勤服務,洗菜、遞調料、放音樂 ……

    晚上7:30,晚餐完畢,“小李飛刀”正在洗碗。我在辦公室看見地上放著幾大捆紅色的線,就問“這是要干嘛的”。“這是應變計,要裝混凝土支撐里的,用來測混凝土支撐的軸力,一個支撐要裝幾個,線有長有短,長的12米,短的8米。現在砂子塘1號出入口有4根支撐要裝應變計。在安裝之前先要測試儀器是不是好的,如果裝的儀器是壞的或者后期被破壞了,就會很麻煩。明天早上就要去安裝了,這些是我都已經檢查完畢的”。小李飛刀一邊解釋,一邊抹著桌子。

    晚上8:00,小李飛刀背著一臺黃色的儀器準備出門.“你還要去工地?”我問。“沒有,我要去辦公室處理數據” “那我和你一起呀,我也去”,于是和他一起下樓。“你背著儀器好搞笑,像個修理工”我看著他發笑。“可別小看了這小東西,一整天測的數據都在里邊了,沒有它可干不了活”他一本正經地回答我。到了辦公室,他進了里間,幾分鐘后響起了鍵盤擊打的聲音……

    晚上10:00,“下班啦,早些回去休息。”小李飛刀從里間走了出來。“哈哈,你也是,拜拜”我看了眼自己的電腦上未處理完的數據,無奈地答說。

    這就是“小李飛刀”尋常的一天。近日來,為了抵抗長沙的如火烈日,他的皮膚黑了好幾個度,再也不能說是“白白凈凈”的。還記得2018年5月,碧沙湖站和黃土嶺站臨時需要加密監測,兩個小時測一次數據,測完數據必須馬上處理。特殊情況導致人員安排緊張,雖然請了外援,但是密集的監測,讓監測室的小伙子們像陀螺一樣,連續轉一個多星期都沒有停歇,一天休息不到4小時,吃飯全是打包送去工地。“小李飛刀”既要搞現場又要處理數據,休息的時間更少,有時候還需要通宵。眼看著平日里精神抖擻的小伙子,變得胡子拉碴、皮膚黢黑。那一段時間,有好幾個兄弟都因為吃不消打起來退堂鼓,但“小李飛刀”一直堅持到了最后,也未曾抱怨過。在他心里只要認定了這件事必須要做,那就一定會堅持做完、盡力做好。還聽監測室主任呂帥說過,曾經在武漢地鐵工地的時候,也是“小李飛刀”陪他一起挺過一段異常艱難的時期。于是,我對這個比我還小幾歲的小兄弟心生敬佩。

    如今“黢黑黢黑”的小李飛刀,依然還是那個做事最多最踏實、說話最后補刀的小伙子。“水不爭而善利萬物”,他在平凡的崗位上正是這樣的要求自己。八局還有很多像小李飛刀“”這樣的年輕黨員奮斗在一線,或許沒他這樣會“補刀”的,或許比他更加活潑,或許有更多才藝加身,不一樣的面貌,不一樣的習慣和風度,一樣的是對于工作的熱情和不怕吃苦、敢于拼搏的精氣神。我相信這樣的“小李飛刀”們一定會有屬于他們的非凡。青春正當時,追夢不止步。


1000部禁片大全免费 jlzz大全 m.jiizz.info 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